改变世界对中国产品的不良印象

活在当下 | 以奇幻有趣的线条勾勒对艺术的向往

危地马拉,或许对于很多人并不太熟知。在这片土地上,曾经诞生过古代印第安人的辉煌文明:玛雅文化。所以这里也被很多人视为玛雅文化的中心地之一。

画面鲜艳多彩、细节丰富是他的标志之一,每一个作品的设计都充满大胆的想象,让产品看起来非常奇幻有趣。

本期专访,看22岁的危地马拉艺术青年和工业设计师Fernando Maldonado,非凡的设计给我们传递的多功能性及原创性概念。

问:在设计的时候,你希望自己能拥有怎样的超能力呢?

答:瞬间移动的超能力,这样早上我就可以一边享受巴塞罗那的阳光与沙滩,一边做我的设计,而到了下午,完成工作后,我则可以在阿姆斯特丹的博物馆、画廊转一转。

问:如果像美剧《行尸走肉》的时代来临了,你会选择自己的哪一款作品幸存呢?

答:毫无疑问,当然是我最近设计的旅行牙刷。拥有清新的口腔,即使被僵尸围困也不至于很糟糕。

问:若你有幸能和一位梦寐以求的设计师共享晚餐,你会选择谁呢?

答:佐藤大,Nendo出来的每一件作品都让人难以置信。(P.S.: 佐藤大为设计大师,Nendo为他创立的工作室)

问:若能进行时空穿梭,你想去未来还是想回到过去?

答:去未来,我急着想知道几千年后的世界会是怎样。我想我们甚至会成为星际物种,当然反过来说,是在尊重大自然并与之并存的前提下。

问:你想出生在哪个对设计有影响的年代?

答:也许我会选择60年代,反主流设计的年代,我要成为这活动的一部分,这把创造力置于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,甚至要高于理性的活动。

问:用三个形容词形容一下你自己吧

答:富有激情,自学成才,多疑。

问:如果你要写一本书,那这本书的书名是什么呢?

答:《对清晨突发奇想记录的重要性》。

问:若你有机会学习新的事物,你会学习什么呢?

答:我会学习雕刻。

问:你最近读过哪本书?

答:Gary Keller的《The One Thin危地马拉,或许对于很多人并不太熟知。在这片土地上,曾经诞生过古代印第安人的辉煌文明:玛雅文化。所以这里也被很多人视为玛雅文化的中心地之一。g》。

问:我们能够在你的垃圾篓里面找到什么?

答:一些写了不怎么好的主意和不怎么好的素描的纸页。

问:你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呢?

答:不认真听课而在自己的笔记本里画画的时候。

问:你房间里面最奇怪的东西是什么?

答:我在几年前做的一些拼贴,这些拼贴是用50年代杂志上剪裁出来的素材做的。

问:你最喜欢谈什么话题?

答:谈关于设计和艺术的话题。也谈别人喜欢的话题。

问:若时间能够停留,你想永远停留在什么年龄段呢?

答:也许会停留在我现在的年龄阶段,22岁。 

问:在家具脚轮设计方面,你最重视什么?

答:除了功能要好,美观确实也是一部分,还要和配脚轮的物件相配。

问:如果你要设计一个带有脚轮的家具,你会设计什么呢?

答:我想做一盏带有艾玛II脚轮的落地灯。

如同Fernando Maldonado的设计理念一般,Robby诺贝对待脚轮的设计同样是秉持着以微小、自然而然的生活习惯和细节,拼凑出现代人们完整而独特生活。诺贝不仅仅是拥有良好的服务和产品的颜值,更能从根源满足了我们一切对“脚轮”的想象。